甜桃子酱

伤痕

.:

峰少穿上衣衫是文质彬彬的城中十大杰出青年。脱下衣服则一身斑驳伤痕,有被人劈的,有自己割的。


面颊还有一道刀疤。


背脊还有狰狞刺青。


每每在镜中瞥见自己,便十分肯定,无人会喜爱这样的丑陋身躯。



唯独她不会。


她包扎新鲜伤口。亲吻陈旧疤痕。


允准他用这样的身躯抱拥,一次又一次,直至安心入梦。









晓波小时候,时不常的跟同一条胡同里的小孩去踢球,有时候跌一跤,磕破了膝盖。有时候是跟抢球场的高年级打起来。


胳膊肘脚后跟,大脑门小腮帮,这一点那一点的总断不了创口贴红药水。


晓波无所谓,反正也没人当回事,他自己都习惯了,就更不当一回事。


过了好些年,晓波为了追一女孩学起了做饭,一双手要么燎起了泡要么割出了口。


他原本也不当一回事。


但那时候,他有了个哥哥,他哥哥看着他,简直跟看眼珠子一样。



再后来,晓波一个人遛狗。


小狗经过小区草坪的时候,不知道为什么吸引住了,猛地往前一扑腾。


晓波正在刷手机,被小狗拽得一个没站稳,摔了一跤。


回到家卷起裤子一看,发现膝盖蹭破了一点,血沁出来。


晓波习惯性抹了点口水去涂。想起来他哥的嘱咐,就去翻药箱,拿出来创口贴,正要往上贴。


忽然心里觉得委屈。


晓波纳闷,不应该啊,我怎么了。


可是看看伤口,更委屈了。


扒拉过来手机,扒拉了一个微信号,发条信息过去:


“你什么时候回来。”



他哥直接打电话回来,“晓波,怎么了?”


晓波支吾了一下,说,“没事。”


他哥说,“这回需要处理的事有点多,我尽快回来。”


晓波赶紧摆手,“没没没,我没催你,我就问问。你忙你的。”


他哥说,“好,有事的话,你随时联系我。”


晓波吭哧了一下,小声说,“我……我膝盖磕破了。”


他哥声音立马就变了。让晓波直接视频,看过了伤口再嘱咐一顿包扎和忌口的注意事项。


晓波坐在沙发边的地板上,屈着腿,下巴搁在另一边没受伤的膝盖上,手指悄悄把药盒往里藏了藏。


听着他哥一着急就跑出来的粤语。嘴角有掩不住的快乐。


评论

热度(3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