甜桃子酱

.:

端午快到了。

陈深去山里割艾蒿。

一些挂在门外辟邪去虫,有一些晒干了,洗澡的时候泡在水里。还有一些,洗干净了做艾蒿团子吃。跟往年一样,就做芝麻黄糖馅。

不过柱子爱吃咸,那就再做笋片炒肉碎的。


但一不小心。陈深崴了脚。一动,脚脖子就疼得厉害。

陈深只好挨着树坐下来,心里也不着急,因为他知道有一个人会来找自己。

他揪了一根长草,在手里绕来绕去,看着日光照着云影在地面移动。


片刻之后。附近草丛一动,柱子拨开草丛出来。

陈深看见柱子,高兴的说,“柱……”

柱子没搭理,径直走到陈深跟前,蹲下来看了看陈深的脚踝。

陈深满不在乎的说,“没事,不是大伤。”

柱子却板着一张脸。没吭声,转过身,背对着陈深蹲下来。

陈深说,“啊?”

柱子说,“上来。”

陈深明白柱子的意思,有点不好意思的说,“不用,真没事……”

柱子侧过一点脸,语气虽然平板,但是陈深听得出来,蕴含怒气,说,“上来。”

陈深讪讪的伸手搂住柱子的脖子,柱子伸手,锢住陈深的腿,一用力,把陈深背在背上。


柱子背着陈深往村里走。

阳光在树冠绿叶之间跳跃,不知名的山雀滴溜溜鸣叫。

陈深看着柱子的后脖子,耳垂,还有耳廓,耳廓上还有一点小小的淡淡的痣,如果不是凑得这么近,都很难看得见。

陈深玩心一起,冲着那颗痣吹了口气。

柱子果然一抖,站住了脚,又困惑又有一些生气,“阿深?”

陈深捏了捏柱子的耳朵,笑嘻嘻的说,“没事,跟你闹着玩。”

柱子说,“你以后不要一个人出来了。”

陈深说,“瞎担心,我就是这一回扭伤了脚。再说了,我知道你会来找我。”

柱子老老实实说,“嗯,我来找阿深。”

陈深逗他,“那要是我去了老远老远的地方呢。”

柱子说,“我就去老远老远的地方找阿深。”

陈深说,“要是找不到呢。”

柱子说,“我一直一直找,找到阿深为止。”

陈深揉了揉柱子的脑袋,笑着说,“算你有良心。”

柱子感觉得到陈深的手指梳过自己的头发,心里也很快活。


陈深趴在柱子的背上,盘算着端午的艾草团子,蜜豆粽子,中秋的蛋黄月饼,白糖芋头。还有过年的饺子,还有很多很多,他们会一起度过的岁月。

评论

热度(268)

  1. 愿你出走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rou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