甜桃子酱

.:






老板睡得浅,醒过来的时候天还蒙蒙亮。


她看见床的另一侧是空的,摸了摸,也没有余温。


老板皱了皱眉,披了件衬衫下床,走到了客厅,就看见阿九呆呆的坐在桌边,手里拿着一面镜子。


老板心中觉得奇怪,走到了阿九的身边,用指节轻轻敲了敲桌子,说,阿九,你怎么了。


阿九吓了一跳,又慌忙去遮掩手里的镜子。


老板越发奇怪,那面镜子她刚刚看了一眼,就是最普通最常见的折叠镜,有什么可藏的?


她疑惑的去看阿九。


阿九却有些躲闪。


老板诧异的说,阿九?


阿九嗯了一声,却依旧不自然的扭着脸。


老板直接抬手,捏住了阿九的下巴,将阿九的脸转过来,自己盯着阿九的双眼,说,到底怎么了。


阿九嘟囔一句,你别看我,我……我不好看。


老板愣了半晌,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。


越想越是好笑,直到看见阿九委屈得都快要哭了,才勉强止住,勉强忍住了笑,说,是那个坏人打了你的脸,对不对。


阿九用力点点头。


老板说,这个人真坏,应该打你,但不应该打你的脸,对不对。


阿九又想点头,但又觉得这句话不对劲,不知道是该点头还是摇头。



阿九此刻的面容确实有一些凄惨,唇角破着,额头青了一大块,面颊结了好几道血痂。


看在她的眼中,便生出怜惜与不忍。


她亲了一下阿九的嘴唇,说,没有不好看。


阿九主动去吻回她的唇,喃喃说,……真的?


她说,真的。


阿九伸手去搂她。


她想躲开,但想到了阿九受伤的手,一犹豫,就被阿九搂个满怀。


阿九贴着她的柔软胸前,固执的问,真的真的?


她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语气有多么柔和,说,真的,真的。


阿九仰起脸来看她,喃喃的说,姐姐。


她正要低头亲阿九。


却听阿九说,姐姐,下面……


她错愕了一下,看见阿九异常明亮的眼睛。一闪念就明白过来。


她有一丝窘迫,说,你……你去洗个冷水澡。


阿九却说,不要。


阿九抱着她不肯放,磨蹭着要她答应。


她为难的,按住了阿九的肩想推开。


阿九的眼中流露出哀求之意。


她在很多人眼中看见过赤裸裸的欲望,但阿九的眼中却只有纯粹的恋慕。


求欢这件事,阿九做起来,也显得毫无邪念。



她咬了一下嘴唇,说,我……用手帮你。


阿九一下子耷拉肩膀,满脸委屈。


她说,等一会儿我还有事要做。


阿九连忙说,我很快的!


她失笑,哪有人会这样说自己。


但阿九唯恐她不信,又说,我真的很快!


她看着这样的阿九,只好叹口气,说,快一点,我真的有事要走。


阿九一下子高兴起来,说,嗯!




在床上摆弄了一阵,她被阿九折腾累了,昏睡过去。


阿九从背后抱住她。


她睡得迷迷糊糊,往阿九的怀里凑了凑。



阿九再低头,亲着她的光裸肩头,嘴角含着一抹微笑。
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209)

  1. 哥哥的女友粉rou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阿九
  2. 爱越越思霆阿九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腹黑族rou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卡束斯rou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影帝风云
  5. 卡束斯rou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影帝风云
  6. 清零rou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