甜桃子酱

弟控走向人生巅峰

caoshuwu:

(二)
屠苏和兰生在榻上并排坐着,一人揣一个热气腾腾的大包子。
兰生嗷呜一口啃下去,肉汁在陵越的袖口斜喷出一朵花。

屠苏猛地站起来,又被按下去。
"坐好,"陵越皱起眉头,手里拿着个小药瓶,他的袖子贴着屠苏的脸颊,带着药味儿和肉香,"除了脸上的伤,还有哪儿疼?"

屠苏看着兰生在他旁边吧唧吧唧吃肉包子,脖子上一串儿青紫印跟紫藤花一样。
他闷闷地,"没有了。"
"那身上呢?兰生他下手没轻重,哪里伤了要告诉我。"

"我下手没轻重?"兰生啪一下把肉包子拍床上,把脖子伸到陵越跟前,"你看看!哥你看看!我都给掐得快断气儿了!"
屠苏啪一下把肉包子拍兰生衣服上,半个字儿也没吭。
陵越半蹲在床边,看着互相瞪着的两个小包子,和被拍得不像样的大包子,青筋直跳。

"兰生,你除了脸,还打屠苏哪儿了?"
"我是在保命!哥,我没给饥荒饿死,差点叫这个小怪物掐死了!我的脖子到现在还疼!"
"除了脖子还有哪儿疼?"
"哪儿哪儿都疼!腰也疼,腿也疼,手也疼,还有好多瞧不出来的,我估计是内伤!"

屠苏觉得陵越在笑。虽然看起来陵越并没有笑,甚至有些严肃,但屠苏感觉得到,他在看着兰生笑。

兰生也感觉的到,这是他独特的本能,从陵越抿起的嘴角判断他的情绪。
"哥,"兰生的声音突然降下来,弱弱地半抬着眼,"哥,我真的疼。"

陵越的手指蘸着药膏,在兰生脖子上轻轻地揉。"以后叫屠苏师弟,他有名字,叫百里屠苏。"
"师弟?"兰生盯着屠苏,"你生辰什么时候?"
"我不记得了。"
"大哥说要长幼有序,你看起来同我差不多大,连生辰都不记得,我才不占你的便宜!哎哟!"兰生疼得捂住脖子,"大哥!叫你按出新印子来了!"
他瞟一眼陵越的嘴角眉头,撇撇嘴,又放缓声音,"这样吧,你叫我兰生,我叫你屠苏,行不行?"
陵越转身搁好药瓶,又拿了一个包子放在屠苏手心。他半蹲着,视线跟小小的屠苏齐平。
"屠苏,"他顿了顿,"以后,天墉城就是你的家了。"他看着屠苏的眼睛,"原谅兰生好不好?"

"我又没做错!"
"好,我原谅你。"
"喂!谁要你原谅啊!诶,哥,为什么我没有包子?"
"只有最后一个了。"
"最后一个?百里屠苏,你把包子给我!"
闷几几的屠苏,闷几几地一下子把大包子塞到嘴里半个,脸上鼓起好大一块。
气呼呼的兰生,气呼呼地扑上去就要抓剩下半个,被陵越一把提住后衣领,跟只小猫一样提起来,爪子还在满天乱刨。

"你们两个,今天把床单衣服上的油星子洗了,明天一早起来练剑。"
"嗷?!"
"嗯。"

tbc



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77)

  1. 甜桃子酱caoshuwu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