舒瑾

分析陈伟霆在细节上的发挥对于角色起到的助推作用(3)陵越的四毛九特效(下)手眼通天

阡陌牧车:

3 陵越的四毛九特效(上)身手不凡

 

3 陵越的四毛九特效(下)手眼通天

这一篇来讲一下陈伟霆在一些更细节的方面的用心。题目完全是标题党了,手上灵活、玩转霄河,眼中有神、含情脉脉。

3.3 剑在人在

身为一个用剑之人,剑不离身,是他们的义务。以手中之剑,斩尽天下妖魔鬼怪,是每一个正派弟子的使命。但是,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把剑用的像陵越一样酷炫。陈伟霆作为一个小动作很多的人,在饰演陵越的时候,也赋予了陵越很多合情合理、增强角色效果的小动作。陵越的打戏基本都是远距离或者中距离的攻击,较长的距离就给了演员很大的空间,可以让他用剑划出很大很长的圆弧,再加上后期的特效,妥妥的一个武功高强的大师兄。


图1 破心魔

把剑抛弃然后握住,伸直手臂手腕转动,剑由直立变扁平,然后剑和手随着身体的转动划出一个大的圆弧,完美。这场戏,陵越手部的动作非常多,轻抛、握住、伸直、转动,一气呵成。话说无论是陵越的武功还是张启山的打戏,真的是完全看不腻的,从手到身段到眼神,每看一次都能看出点不同。


图2 斩兵俑

这里也同样运用了转手腕这个技巧,霄河剑由直变扁平,变成攻击状态,剑锋正对兵马俑。然后随着转身,剑划出一个大圈。这场秦始皇陵斩兵马俑


图3 剑在人在

无论是奔是走,无论是在心魔里寻声而去还是劈开幻境,无论是在水底寻找狼妖还是在江都普通地行走,陵越都会把霄河剑握在手中。尤其是战备状态的时候,握住剑柄,剑要么斜向下与身体正面或侧面同一平面,要么是奔跑的时候在身侧斜向下戳,总之都在某一方向上延伸了身体。


图4 剑该怎么拿

红玉的双剑一直抓着好像比较碍事,屠苏的焚寂一直抓着实在太碍眼而且惹眼,千殇的重剑好像太重了,所以只能比较一下天气姐风晴雪和大师兄两个人拿武器的方式。风晴雪的仙女棒/锄头(?)是近乎垂直的,只有锄头的部分与视线的角度(画面的垂直面)呈现一定的角度,为她在横向上增加了一点画面。然后让我们来看看本文的主角——心机演员陈伟霆。如果他正面站着的话,霄河剑估计只有剑柄出镜,但是,他侧着45°站着,霄河剑80%都出镜了。

对于每一个习武之人,武器便是他的另一条命。剑在人在,剑断命不断。霄河剑作为陵越的一个重要道具,拿好手中之剑,以手中之剑为自己增加存在感、为自己扩大画面、为自己创造出四毛九特效,这便是陈伟霆的用心。

3.4 人有情眼有戏

 

所谓眼睛是心灵之窗,除开配音对演员演技的加成,演员的演技不止体现在体态身形、动作和表情上,还体现在眼神上。甚至可以说,眼里有没有神有没有戏,是判断演员是否有演技的一个重要标准。有的人眼里毫无波澜面如死水,而有的人只能表达一种情绪,好的演员,眼里有大千世界,有喜怒哀乐有悲欢离合。面部表情,尤其是眼神,能让观众在没有台词的时候,迅速从演员的脸上读到他的处境和心情。卓别林的戏剧几乎都是默片,但是他的行为举止动作表情依然让无数人发笑,陈佩斯和朱时茂有个胡椒面的小品,全程无台词,但是双方较劲的眼神,一个蛮横无理不明所以,一个斯文不屑高逼格,一抢一护的暗暗较劲,他们出色的动作和表情完全填补了没有台词的空缺,让观众看的兴致勃勃。

 




图5-7 “待一切看轻 你我兄弟有情”

剧中屠苏少恭蓬莱大战之后,屠苏魂飞魄散,风广陌负责将焚寂带回幽都,继续守护凶剑。可以说,自从屠苏下山后,焚寂剑和屠苏形影不离,身为一个练武之人,焚寂又是凶剑,屠苏自然时时不离焚寂。在某种程度上,焚寂可以说是屠苏的一个标志,一个代表。屠苏从被焚寂控制到控制焚寂,他和焚寂可以说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,互为象征。电视剧中不太清楚,游戏中屠苏的焚寂只被刚到人间的晴雪抢过一次,此外再没有离开他。

所以,作为十多年来和屠苏一起长大、照顾他的师兄,陵越自然是知道焚寂对于屠苏的意义。当他只看到焚寂没看到屠苏的时候,脸上露出了担忧的神色,看向捧着剑的风广陌,带着怀疑和询问的态度向他确认屠苏是否存活。然后又看向风广陌的身后,抱有一丝希望,期待有屠苏的身影。失望之后,再次望着风广陌远去的背影以及他手中的焚寂剑。表现了他知道师弟不在,但是不肯接受的心情。这段完全是他的眼神戏,没有台词,也没有芙蕖、兰生、襄铃的镜头。后两人可以说是知道屠苏回不来的,兰生自己很悲伤,但还要安慰同样悲伤的襄铃;而芙蕖对屠苏的感情自然没有陵越那么深厚,既是师兄弟也胜似亲兄弟。而通过陈伟霆的这段眼神戏,可以看出兄弟之间的感情,也可以看出他从疑惑到期待最后到失望的感情转变。

听着两人行写完3.4的我表示,快吐了= =

陵越的四毛九特效,不仅是靠身形、靠舞蹈功底、靠动作、靠眼神,更是靠他对角色的理解和揣摩。因为有他对角色的揣摩,才有两年前白月光一般的陵越,才有今年心中有大义的张启山。

彩蛋:几乎是以剑招出场的大师兄





评论

热度(39)

  1. 舒瑾阡陌牧车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