舒瑾

花正好【番外】

.:


峰少回到家里。今天去开会,公司有几件事积着没处理,他把事情一件件处置好了,才去洗澡,换了睡衣出来,靠在床头看文件。


峰少这么平静,她反而有些不安。


她还记得上一次开会回来,就是因为和晓波亲近,峰少生了一场气。


她在床边坐下。


峰少以为她要上床,便侧身让了让。


她看着峰少。


峰少这才察觉异常,抬起眼来,诧异的看着她。


她说,“阿峰,你……”


话到嘴边,就改成了,“你饿不饿,我让桂姐做一点夜宵。”


峰少笑着说,“不用了,今天晓波带来的饼不错,我吃多了几块。”


她没有想到峰少主动的,平平静静的提到了晓波。


峰少还要往下说,却注意到她的神色,恍然大悟之余不由得抿唇一笑,说,“家姐还以为我是小孩子。”


她留意峰少,说,“真的不生气?”


峰少神态自若,说,“有什么好生气的。家姐喜欢他,我也很高兴。晓波性格直爽,是个好孩子。”


她松了口气,便含笑说,“说得老气横秋的,又没有比人家大多少。”


峰少却忽然抱住她,把脸贴在她的胸前。


她吃了一惊,下意识把手按在了峰少的肩上。


“家姐原来喜欢我吃醋,”峰少却低低的说,“……可我不敢。”


她心中一软,想到了峰少这一次的忍让和懂事,原本想推拒的手也松懈下来,说,“你有什么不敢。”


峰少隔着丝质睡衣,亲着她的柔软胸前,唇含的濡湿了一小块。低声说,“家姐不喜欢的,我都不敢。”


她的气息渐渐不稳。


峰少顺势抱着她躺在床上,一手拨开睡衣前襟,亲吻下去,呢喃的说,“我们不吃醋…我们喂兔兔吃别的。”


她有些不愿意,但看见了峰少乌黑圆润的眼睛,想到了峰少刚刚说的这些话,便难以拒绝,便这么躺下去。


就这么,兔兔吃了一根大胡萝卜。




峰少看着睡得沉沉的她,轻轻下床,披着睡衣走到了阳台。打了个电话,吩咐下去,把兼并案提前。


峰少结束电话,回到床边,亲了亲她的额头,极冷静的想,至少这两三个月,她都不会再有空去参加什么讨厌的会。见什么讨厌的人。


评论

热度(236)

  1. 卡束斯baixiaorou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承包骨科医院的男人
  2. 卡束斯baixiaorou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剧组荟萃
  3. 卡束斯baixiaorou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剧组荟萃
  4. 卡束斯baixiaorou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剧组荟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