舒瑾

男人真的不可以输

我选择下海:

上回说道陈伟霆感冒了。

最开始什么都闻不到,后边儿感冒见好,鼻涕越来越黏,时时堵得他呼吸不上,只能张着嘴喘气。

于是每天夜里。黑暗里李易峰都会听着床那头低低的掩饰不住的性感喘息入睡。

腿根痒得磨蹭。

把小李都蹭粉了。




李易峰升职了。

他请陈伟霆吃饭。吃一家日料,难得高档。对于小金牛掏腰包来说。

陈伟霆看着桌上一朵小绿花发愣。

陈伟霆说,这是什么?

李易峰看着他诚挚求知的眼神,没忍住。

说,抹茶沫沫打成的花儿,他们家主打。每人限量一小撮。

说着自己拿过自己的那碟,很是享受地舔了口。

陈伟霆闻了闻。还在感冒,闻不出味儿。

陈伟霆伸出舌头尝了尝。

……

陈伟霆本来打算最后还是自己替李易峰买单的。吃了那芥末之后,委屈兮兮坐在那儿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

李易峰自己买了单。

想,亏了。小不忍则乱大谋。



吃完饭去逛街。

李易峰拉着陈伟霆逛衣服鞋子。

李易峰拉着陈伟霆逛帽子包包。

陈伟霆自己溜到一边儿看大金链子。

被李易峰拉回来,去逛古龙水。

店里味道好多种。

导购小姐姐给李易峰试了两种,李易峰闻闻自己,又去问陈伟霆。

陈伟霆半只脚正偷偷迈出店外。

李易峰问,哪个好闻?

陈伟霆认命地关上店门,退回来。

陈伟霆说,我闻闻。

李易峰把手腕递上去。

陈伟霆吸了吸鼻子,还都是一大堆鼻涕。他又不好直说。

想想刚刚尝芥末。

伸出舌头。

……

李易峰大惊失色:陈伟霆!你舔什么!?




陈伟霆升职的时候,李易峰要求他请回上次那家(超贵让他花了血本的)日料。

盘子里剩下最后一块金枪鱼片。

李易峰埋着脑袋吃手卷吃得稀里呼噜,腮帮子鼓得似仓鼠。

一边偷瞄最后那块金枪鱼片。

陈伟霆已经吃饱歇了许久。看李易峰低头吃得正忙,伸出筷子去夹剩下的鱼片。

半截儿斜刺里伸出来一双筷子。

李易峰一手吃一半的手卷,一手一筷子生鱼片,一嘴鼓鼓囊囊。


嘴里放不下了。

陈伟霆抱着胳膊看他。

李易峰说时迟那时快,缩回筷子在鱼片上舔了一口,又放回去,回头专心吃手卷。

陈伟霆看着李易峰。

李易峰默默抬起点脑袋。

俩人对视。

李易峰目光里是谨小慎微的炫耀。

陈伟霆笑了

迎着李易峰的注视伸出筷子,夹起鱼片,送到自己嘴边。

眼睛看着李易峰。

伸出舌尖。

慢慢地。

慢慢地在被舔过的另一面舔了一口。

李易峰整个人抖了一下。

……

陈伟霆舔完那口之后,李易峰委屈兮兮坐在那儿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

评论

热度(40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