舒瑾

锁骨观音III 断肠夜叉 【14】

.:


“Yakşa?”


方木重复。


梁宝晴说,“泰国这两年有一个新兴宗教,在教里,替教宗传达命令的人叫做夜叉,我们抓住的这个人是信徒,接到了夜叉的命令,除此之外,并不知道其他。”


方木沉思,如果梁宝晴都问不出来,说明这个男子确实不知内情。


梁宝晴说,“这个人,你打算怎么处理。”


方木下意识看了一眼梁宝晴。


梁宝晴等方木的回答。


方木沉吟片刻,说,“暂时不能放他出去。”


梁宝晴点了点头,又说,“我去一趟城里,晚上回来。”


方木询问的看着梁宝晴。


梁宝晴说,“我去打听关于宗教和夜叉的消息。”


方木皱眉说,“可你在泰国人生地不熟。”


梁宝晴说,“我有办法。”


方木还想说什么。


但梁宝晴说,“你找我来,就是因为我有办法。”




梁宝晴坐进驾驶座,发动车子。


方木站在车外,梁宝晴说,“我傍晚会回来。如果我没回来,你就带着这孩子离开。”


方木皱一皱眉。


梁宝晴说,“我是说如果。”


方木说,“小心。”


梁宝晴开车离去。


方木目送梁宝晴离去,这才转身回院子。


小娜蹲在院子里,拔着野花。


方木坐在廊下,看着小娜玩耍,天气暖和,不知不觉盹过去,一个激灵醒过来,发现院子里没有小娜的身影,立即起身寻找。




二楼,那间关着的人的房门前,小娜站着。


房门紧闭,门把就在她的手指前方。


小娜想抓住门把。



方木快步上前,一把抱起小娜。


小娜看向方木。用生涩的汉语念了一句,‘方木’。


方木微笑起来,抱着小娜回一楼。


梁宝晴之前买过吃的,方木翻了翻,发现只剩下一包巧克力饼干,便拆开了递给小娜。


小娜吃着饼干,倒不想其他的事了。


方木守着小娜。


想着梁宝晴。



梁宝晴说自有办法解决,那是什么办法?


为什么梁宝晴如此自信?


若干年前,梁宝晴曾经带着自己见过几个‘朋友’。


这些‘朋友’当中,有拥有私人酒窖的资本家,也有身世不容小觑的华族。


在这十几年里,梁宝晴罗织了庞大的关系网。


而宗教,恰恰是最容易募集金钱与人脉的一种手段。


而梁宝晴,恰恰能将人心玩弄于鼓掌之上。


各种千丝万缕,若隐若现的线索似乎都指向了某一个结论——


这个宗教,或许与梁宝晴有着某一种联系。



那么,回到最初的问题,


梁宝晴为什么轻易答应自己来泰国。


梁宝晴临走之前说的‘傍晚回来’是否别有深意。


为什么当自己说了‘小心’之后,梁宝晴看自己的眼神仿佛变了变。


小娜拉着方木的下摆扯了扯,方木回过神,看向小娜,说,“怎么了?”


小娜摸了摸肚子。


方木看见饼干已经吃完,便问小娜,“肚子还饿?”


小娜点点头。


方木想了一想,问,“我们出去买点吃的好不好。”


他很努力的学了泰语,但这句说的不甚通顺,小娜露出困惑表情。


方木又用英文说了一遍。


这次小娜听懂了。


小娜点了点头。


方木抱起小娜,走到房间门口,站住脚,回头看了一眼屋子。


屋里没有什么行李或家具,只有一张大床,床上铺着新的格纹床单。




方木问自己。


我是否应该信任梁宝晴。




方木没有回答自己。


他抱着小娜,走出了房间。





夜幕降临。傍晚的余晖消失在天空的边缘。


梁宝晴的车猛地停在院子门口,他匆匆下车,快步走进院子。


整栋小楼,所有的窗户都是漆黑。


梁宝晴停住脚步,站在院中。


风从黑夜的深处吹来,吹过他的面颊,犹如寒冷的水流。


梁宝晴的容貌在黑夜中格外分明。镜片后的眼眸宛若精致烧制的琉璃。


梁宝晴想,方木离开了。



因为一些事,耽搁了梁宝晴回来的时间。


按照他们之前约定的,方木应该离开。



梁宝晴慢慢穿过庭院。


芒草在月光下闪烁着银色的光,拂过梁宝晴的深杏大衣。


梁宝晴穿着鞋,踩上台阶,走上二楼,推开房间的门。


昏暗中,梁宝晴还能感觉到方木留下来的气息。


就像昨晚,方木睡在自己的怀里。


梁宝晴伸出自己的双臂,他很想,再拥抱一次。




忽然,房间里传出咕噜一声肚子叫。


方木陪着小娜,裹着被子,蜷睡在床的一角。


他饿得迷迷糊糊的醒来,揉了一下肚子,又想睡回去。


床边有个人影,方木警醒。


梁宝晴出声,“方木,是我。”


方木坐起身,说,“你回来了。路上出什么事了吗。”


昏暗中,看不清梁宝晴的表情,只听见梁宝晴说,“你怎么没有走。”


方木揉搓了一下脸,让自己摆脱睡意,随口答道,“你还没回来。”


梁宝晴没有回答方木,而是说,“我没有回来,所以你不走。”


方木内心叹气,说,“嗯。”



是自己求助梁宝晴。当自己做出这个选择的同时,自己就只能信任梁宝晴。


如果梁宝晴又一次欺骗了自己,那么,做出选择的自己就应该付出代价。


即便自己选择不相信梁宝晴,也不能留下梁宝晴。



梁宝晴摘掉眼镜,凑过去吻住方木。


方木诧异,他想挡住梁宝晴,他有些慌张的看了一眼身边熟睡的小娜,低声喝止,“梁宝晴,现在不行。”


梁宝晴的眼在昏暗中发亮,一眨不眨的盯着方木,声音像是强忍着什么,有些沙哑的说,“我知道。”


方木说,“你还没说,你怎么来晚……”


梁宝晴却说,“让我摸你。”


方木错愕的看着梁宝晴。


梁宝晴的眼底深处燃着一种异常的灼热。


方木熟悉梁宝晴的这种眼神。他知道避无可避。


方木咬住了嘴唇,手指下意识揉紧床单。深吸一口气,强忍住背脊流窜的寒意。在梁宝晴眼前,打开膝盖。


评论

热度(304)

  1. 哥哥的女友粉baixiaorou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锁骨观音
  2. 哥哥的女友粉baixiaorou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Bill
  3. 南宫烈baixiaorou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