甜桃子酱

一天日常

三春白雪梅花半:

李易峰是清晨航班回来,William还在睡。

室外冰天雪地,室内暖意融融。William整个人陷在松软的被子里,露出一张睡得红润的脸。

李易峰脱了大衣,等一身寒气降下去点,才挨过去,亲了亲他细嫩的面颊。

William被他闹醒,眼皮微睁,睡眼朦胧地看着他。

李易峰说:“早。”

然后低下头去含住他的唇亲吻,William星眸半掩,困顿地反应都慢半拍,亲了一会儿,便蹙起眉,发出抗议的微弱声音。

李易峰笑了笑,又亲一亲他鼻尖,也作罢,说:“再睡一会儿。”

他眼睛仍未睁开,朝里挪了挪,给他让出一个位子,李易峰便掀起被子,钻进去。

躺下后,忍不住去摸他的肚子。

他的肚子已经五个月,圆润地顶在两人中间。William便换一个姿势,背对他,继续睡去。

李易峰圈住人把人往怀里带了带,手臂绕过他的腰,轻轻搁在肚子上。

不知是不是怀孕的原因,William整个人都有一股奶香味。李易峰把脸埋入他的肩脖,蹭了蹭,也渐渐睡去。

李易峰赶了一夜飞机,舟车劳顿的,睡到下午才醒。

William已经醒来,坐在他身边看书。见他醒来,便放下书看着他。

李易峰撑起身,耙了耙头发,说:“怎么不叫我?”

William摇了摇头,笑看着他。

李易峰被他温温柔柔地看着,困意好像又上来,又躺下来,头枕在他的腿上,抱住他的腰把脸埋在他肚子上,满足地吸了吸。

William低头看他,顺了顺他头顶被睡地乱糟糟的头发,手指轻柔地穿过,李易峰舒服地眯起眼。

厮磨了好一会儿,才起床。

William手势跟他说一会儿想去超市采购食材。

李易峰点点头,说:“外面冷,去换件衣服。”

他替他换上了一件黑色长羽绒,宽宽大大的版型很好遮住了他圆润凸起的肚子,又替他取了条围巾,缠在脖子上。

William乖乖站着任他动作。虽然怀孕五个月了,但除了肚子其他身材并没有什么变化,四肢仍旧很纤细,衣服一遮,也看不出异常。脸颊倒长了些肉,白白嫩嫩的,反倒有些稚气感。下巴埋在围巾里,圆圆大大的眼睛看着你,乖巧可爱的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。

李易峰将他包裹严实了,便牵着他的手出门。

走过车头时,William忍不住伸手去抓车身上的雪,被李易峰一把抓住,固定在手心里。

快新年,超市里采购的人也多起来。

William挣开他的手,与他一起并排走着。

两人自然而然往婴儿区走。

看着那些可爱的衣服玩具,William便走不动,眼睛一眨不眨看起来。

李易峰牵他手拉他走,说:“现在还早。”

William便依依不舍地被拉走。

李易峰问他晚上想吃什么,William比划了一下,说鱼。

李易峰便去生鲜区挑了一条黄花鱼,打算晚上清蒸。

家里其实并不缺什么,来超市也只是让William出来透透气。

但超市人实在太多,李易峰怕William被冲撞到,便速战速决,又挑拣了些零食和水果,便结账离开。

车子停在一条马路外,李易峰一手拎着购物袋,一手牵着William过马路。

外面又下起雪。

William是南方人,他抬头看看天上落下来的雪,又转头去看李易峰,笑起来。

李易峰看着他,也跟着笑起来,伸手替他戴上衣服帽子。

路上有积雪,William低着头踢雪玩,半张脸藏在围巾里,眉眼弯弯地笑着,高兴地晃着两人交握的手。

李易峰怕他跌倒,紧了紧握住他的手,说:“不可以,William。”

William仍旧笑着,却也乖乖听话,安分下来,好好走路。

李易峰说:“回去我们在院子里堆个雪人。”

William眼睛立刻亮起来,看着他,用力地点了个头。

院子里白茫茫的一片,秋千上面也是厚厚的一层积雪,却有鸟飞在上面,跳着脚蹦来蹦去。

李易峰拉住迫不及待要往外跑的人,替他戴上防水滑雪手套。

自从怀孕,William就休了学,天气愈加冷,怕他有什么意外,李易峰又限制了他独自出门的自由。他日日待在这座房子里,生活里除了李易峰,就再无别人。

随着肚子越来越大,连今年新年都没法回家,第一次离开家人要在外地过节。

可William很听话,事事都听他安排,也没有怨言,好像只要能跟李易峰在一起,其他任何事情都不重要。

但也正是这种听话,让李易峰觉得William牺牲良多,对他愈感亏欠和心疼。

William还在上学,便早早面对生儿育女这样的人生大事,实在太过仓促,不说还没体验过人生很多的乐趣,说出去怎么样也都是异样目光。

李易峰心疼他会面对的闲言碎语,也后悔早早让他踏入这种人生阶段,不知道那一刻,William该有多恐慌和害怕。

为了他和宝宝,William也压抑了很多贪玩的天性,李易峰不准他做的事,他便乖巧地不去做。但这不代表他就不爱玩,他这年纪,本就该坐在教室里,与一帮同学朋友玩乐嬉闹,享受这个年纪该享受的简单快乐,而不是怀着孩子整日坐在家里等他回来。

李易峰看着兴致勃勃忙着堆雪人的William,问:“William一个人在家会不会很无聊?”

William正给雪人画五官,闻言抬起头来看他,笑着摇摇头。

李易峰知道,关于自己的一切,他都是真的心甘情愿地妥协和牺牲。

William对他比划着手指,问可不可以再堆一个雪人宝宝。

李易峰说可以。

小雪人就挨在大雪人身边,贴了眼睛鼻子,小小圆圆的身体,煞是可爱。

两个人都笑起来。

李易峰说:“我给你拍张照,你站在这,我去拿相机。”

他很快拿着单反出来,指导着William蹲在雪人身后。

William不好意思,脸藏在围巾里,抿起嘴笑起来,羞赧地看着他。

镜头就定格在这一刻,好像万物都失色,只有William,是雪白天地间的一抹亮,轻轻柔柔地看着镜头,盛满笑意的眼里是温柔的力量。

李易峰把照片传到William的手机,让他发给家人看一下。

家族群里又是一阵热闹非凡,夸雪人可爱,夸William厉害,问小雪人是不是就是William的小baby。

William坐在落地窗前毛绒绒的地毯上,手忙脚乱地回信息,咬着嘴开心地笑着,却不知道厨房里的李易峰同时也接到了他母亲的电话。

William母亲在电话里指责李易峰不该带着William去玩雪,万一受凉冻着,感冒了怎么办?

李易峰郑重地握着手机,谦逊地一一接受电话那头的指责,一边看向客厅里William的背影。

William母亲又询问了一些William的身体近期状况,又交代了一些这个阶段该注意的事项。

李易峰一边点头,一边记下。

William正转过头来看他,李易峰对他笑了笑,他亦笑了笑,转过身去继续回信息。

晚上吃了饭,又一起窝在客厅沙发上看了两个小时的电影。

William斜靠在李易峰怀里,昏昏欲睡。

李易峰将他摇醒,问他要洗澡还是直接睡了。

他犹豫了一会儿,说要洗澡。

李易峰便去浴室放热水,又折身回来抱他进浴缸。

李易峰捏了捏他脸颊的肉,说:“怎么还这么轻?”

William抓着他的手,笑着不说话。

https://shimo.im/docs/g9LmfZ9Ppx4Y0dD1

-----------

William是个可爱的小哑巴


感觉整个峰霆圈的的tag热度都少了很多

评论

热度(173)

  1. 甜桃子酱三春白雪梅花半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长相守三春白雪梅花半 转载了此文字